小虾米的娱乐生活
新浪微博
微信

江西作家文坛第240期中篇小说连载专辑张镇辉《落日时分》 “要不坐我车去?在前面叫个师傅。”“殷红”说。

《江西作家文坛优秀作品集》正在备选中。作品从文坛微刋择优录选。

日落时分(二)

作者:张镇辉


已是中午十二点,早上吃了点稀饭,啃两个馒头,现在已饿了,顺便在前面村子找点吃的。这样想着,他就上了她的车。

宝马X5确实不一样,一坐进去,他就感受到了它的价值,八十几万啊!宽敞舒适。车内散发着女主人的香味。他在副驾驶的车后座,侧看到这个女人的背影和秀发下的半边脸,眉梢、鼻尖、和下颌凸凹有致、秀气端庄,开车的姿势是那样的娴熟优雅,他想到了和她第一次做爱的情景。她身上的味道,做爱时那种迷离的眼神,娇喘的气息和荡人魂魄的扭动的身姿,那翻云覆雨的感受,如今想起来,仍叫他飘飘欲仙、记忆犹新。这女人确实有味道!就像《红楼梦》里的凤姐和袭人,特别招人沉迷喜爱。

到了前面的村子,路边就有一个修车铺,他准备下车。“殷红”说:“我家就在这个村,到了门口,都不进去坐坐?”崔富成心里隐隐地感觉到,自己潜意识里竟有这种渴望,渴望跟她一起去。但想到曾经的事,他又犹豫,于是没有说话。女的又说:“你还没吃中饭吧,我给你煮碗面条,怎么样?”一双眼睛迷人地看着他。这种眼神让他心神飘荡,他有些抵不住这样的诱惑。再一看,这村子也没有吃店,饥肠辘辘,先解决了肚子再说。他真的没有下车,跟着她去了。

她的房子,坐落在河边岸坡上的一块绿地上,三层,别墅型的结构,门前一个宽敞的院子。屋内装修得很精致,摆设也高档讲究。屋子客厅的窗户就对着河岸,站在落地窗前,河两岸的风景尽收眼底。整个屋内散发着一股沁人的幽香。阳光从落地窗透进来,照在客厅内,既温馨又舒雅。整个屋内就他两个人,显得静谧而空旷。这种环境,令崔富成有些浮想联翩。

崔富成惊叹这女人的本事。自己虽然在官场多年,也没有她这种舒适优雅的坏境。因为自己,从来对金钱没有奢求。他从女主人家里的摆设和用件看出,女主人似乎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,看样子,这栋房子不是他经常住的地方。这个女人更给他增添了一种神秘感。这种神秘感,更加激起了他对这个女人的一种猎获的欲望。

不一会,女人给他端来一碗面条,里边搁着两个荷包蛋。这女人真是上得了厅堂、下得了厨房。崔富成在吃面时,女人就挨近着坐在他的身旁,掀开衣摆扇着凉风。她酥胸微露,体香清幽。崔富成已是醉意朦胧,不免扭过头来看她。她正凑近他的脸,香气熏人,眯笑着,轻声问道:“怎么样?我煮的面?”他连声说:“味道不错,味道不错!”脸上竟有些发烧的感觉。



女人见他这样子,她知道有戏了。等他吃完面,对他说,这次到香港澳门去玩,在维多利亚港照了很多相片,叫他到房间去看她的相册。一到房间,她把房门一关,就扑在了崔富成的身上。衣着单薄的肉体在他身上蹭来蹭去,崔富成早已控制不住自己,一把扯掉她的衣裤,就把她按在了床上,第二次睡了这个女人。

事后,女人对他说:“你现在不是分管交通运输吗?你能不能帮忙,把西片的客运给我做?”

原来这个女人正在跑农村客运。县城通往乡镇,有两条客运主线,一条是东线,另一条是西线。目前东线她早已在营运,现在她想把西线也垄断起来。这女人心大啊!崔富成受不了她胡搅蛮缠,最后同意帮忙。他现在处在这个位子上,他给交运局的局长一句话,局长能不考虑吗?于是这女人在竞争中,拿到了西线的线路牌。但这之后,崔富成不再跟这女人有来往。他知道,这女人惹不得。因为他是个谨小慎微的人,怕这种事影响了他的仕途,尤其十八大后,反腐的形势严峻。

现在想起来,他觉得自己,两次栽在同一个阴沟里,自己是不是太愚蠢了,太把控不住自己了,他很想搧自己一个嘴巴。

不过一个多月过去了,他仍然坐在这个位子上,做他的县长助理。同时,他也没有听到关于他的一些负面舆论。他的心放松了许多。但一想到提副县的事,他就如鲠在喉,很不舒服。

有一天,正在他沉浸在烟雾里出神的一刻,政府办的刘秘书突然进来,对他说等会纪检监察过来,向你了解一些情况。崔富成问他什么事,刘秘书说纪检没说。崔富成放松的心,立刻又收紧了。他呆呆地坐在椅子上,手里拿着的文件放下又拿起,拿起又放下,一直忐忑不安。

纪检监察的人,今天过来,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么严肃,见了面仍和和气气地叫他“老崔”,随便问了几个问题就走了。问的是规划、城建上与前几宗贪腐案有关的事,似乎与他搭不上边。

这日子就像皮筋上拴着的石块,一会悬空一会着地,很不是滋味。前天同学聚会,崔富成一扫几天来的阴霾,好不容易来了兴致,一个同学醉意醺醺,突地一拍他肩膀,说:“你老兄,一本正经的人,怎么也有告你状的!”他一听,心里立刻一紧,忙压低声音问道:“谁告我状?告我什么?”那同学只是神秘的笑着,不无调侃道:“老兄,心虚了吧!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啊!”

同学聚会,本来可以放松一下,没想到这位同学一调侃,什么山珍海味,嚼在嘴里也索然无味了。散场时,他追到一边,问那同学:“果有其事?是谁,你能透露吗?”

那同学酒气冲天,摇摇晃晃,嘀咕道:“据说是一个老村支部书记。你他妈太闭塞了,这事都一个多月了,你怎么还蒙在鼓里。”

看来,这不是空穴来风,这件事和提副县级以及人大代表的事,时间点刚好吻合。崔富成似乎明白了什么,但他的事与老村支部书记,有何关联呢?他跟老村支部书记有什么过节?他告我什么?这村支部书记又是哪个村的呢?实在搞不懂。全县二十几个乡镇,一个乡镇十多个村委会,他一头雾水。



一次,一个村民,到他这里反映问题,说民政局给村里的赈灾救济款,被村里挪用了。他一下意识到了。他曾经在扶贫办的时候,处理过一个村支部书记。这个村支部书记挪用了茶园低改资金。五十万的茶园低改资金,有一半拿不出茶农使用低改资金的原始凭证。他把这一部分资金全部收回,并向县委主要领导汇报了这一情况。经查实,幸好被挪用的资金是用于了村里其他的事业,他个人没有下荷包,支部书记被免职,并在全县通报批评,但没有追究法律责任。但这样的处理,对支书来说,却是严重的打击,毕竟他手中的权力没有了。

如果,这个村支书,只是报复告状,拿不出他实质性的违法违纪的证据,那么对于自己来说,并无大碍。

他所协助的副县长,平常对他和颜悦色,但不怎么,昨天上午突然一脸严肃地进来,对他说:“你今天把所有的文件材料,整理一下,送到政府办刘秘书那里。”说完,转身就走了。

崔富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他又不敢多问。这天回家,心情十分不好。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。夫人见他郁闷不乐,就问他,他阴沉着脸,没有说话。夫人说:“今天,你那傻大哥又来电话了,说你母亲的肺心病又发了。叫你明天回去一趟。”

崔富成拨通了电话,向哥哥问母亲的情况。他哥哥支支吾吾说了半天,也没把话说清楚。他把手机往沙发一丢,身子沉重地往后一靠,长长地嘘了一口气。不好的事,怎么就总是凑到一块来。他心里非常郁闷、懊恼。

他的哥哥是一个智障,脑袋不好使。但母亲一直是这个哥哥陪伴。母亲是退休教师,生活费用不成问题,就是一个智障的哥哥照顾母亲,他时常不放心。近来母亲的肺心病有所加重,他隔三差五要回去。

第二天,正准备去请假,政府办的人通知他,今天不能走,说组织部等会来对他约谈。约谈第二天,就被停职了。这事对他来说,实在是来得太快了。到现在,他都没有搞清楚究竟是什么问题,停了他的职。组织部只说,鉴于群众的反映,你不适合仍留在这个岗位上,在家听候另行安排。



到第三天,他才开着那辆老大众,回家看望母亲。一到家,家里没人。村里人说,昨天晚上,村主任和他哥哥已经把他母亲送去医院。他立即调转车头,朝镇医院赶去。

到了医院,他母亲早已安排好,在一个单独的病房里,里边挤着很多人。有院长、护士,还有村主任。镇长、镇办公室主任也在里边,正在跟院长说着什么。他们一见崔富成到来,个个都表示对他母亲的关切。院长对他说:“已对伯母做了全面检查,伯母除了右心室肥大,心肺功能尚可,目前主要是对症治疗,控制感染,利尿消肿,没什么大碍,关键要注意保养。”院长称呼“伯母”是一种尊重和亲近的称呼,并不是他的伯母。崔富成,此时感激不尽,连连一一握手,说:“谢谢,谢谢!”其实,这些人,还不知道他已被停职。

他们走了后,他才有时间细看他的母亲。他的母亲接着氧气,用一种期盼已久的眼神看着他,脸上由于缺氧,气色难看。他掀开被条,看了看母亲的腿,下肢跟水泡了一样,浮肿得厉害。每次回来他都要看母亲的腿。如果母亲的腿不太浮肿,那么他就放心许多。

他的母亲虽是教师,但饱受孤独和煎熬。由于他父亲的原因,三十六岁的母亲就一个人支撑家庭,为了他一个智障的哥哥和自己的将来,一直守身如玉,未再续夫重组家庭,所以他对母亲非常地敬重和爱戴。

哥哥虽然智障,但在家生火做饭没有问题,基本的事理还能懂。自从父亲遁入空门,他的母亲一直是他哥哥陪伴照顾。

一个星期后,母亲出院,他就急着赶回了县城。他想在他的圈子里,能听到有关他的消息。半个月过去了,收效甚微。他发现原来跟他亲密的人,逐渐变得疏远。问及有关他的事,人们总是避之不谈。他很郁闷,也有些愤恨,这些人怎么就这样势利和没有情义。于是他每天关注当地的媒体,希望能从媒体上找到一点蛛丝马迹。从来不看的纪检微信公众平台,他每天都要打开来看。


作者简介:

    张镇辉,1960年8月生,江西省浮梁县人,汉语语言文学专业毕业。现任县粮食局老年体协主席,《开心康乐寿》杂志通讯员。现有多篇文学作品发表于《瓷都晚报》、《浮梁文苑》和《江西作家文坛》微刊。


江西作家文坛

总策划主编:王水秀,作家,影视剧作家编审

执行主编:长虹,作家,影视剧作家,诗人

副主编:金耀,作家,诗人

版面设计:荣清

本期图文编辑:金耀

文学艺术顾问

孙海浪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原江西作协副主席

郑允钦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原江西作协副主席

邓涛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南昌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

裴强健,高级记者,原江西电视台台长助理,书画家。

张光烈,江西影视剧作家。获五个一工程奖。

张瑞权,诗人书画家,江西书协会员。

顾明亮,江西作协会员,出版《顾明亮诗集》

李  进,广东顺德企业高管。
李云波,江西企业管理。

王  琳,江西企业家。
徐晓明,江西企业管理。

鞠东庆,大连装饰设计师。(酷爱文学)

雷田伦,四川什邡市作协副主席

何辉龙,新华保险理财规划师。(酷爱文学)

燕书权,甘肃作家,研究生。

张敬年,甘肃作家,诗人,书画家。

禹鸿海,四川诗人,书画艺术家。

如洁,西安市文史研究员,国家一级美术师。

张艺华,江苏省诗词学会会员。

张起伦,江西德兴,作家。

孙银川,湖北诗人,企业品牌策划师。

龙  洋,陕西作家,语文教育硕士。

杨建民,陕西作家,陕西国学艺术研究会理事。

刘向阳广东省作协会员。

崔    巍,吉林美术家协会会员吉林书法家协会会员。

草    介,吉林省作协会员白山市作协副秘书长。

司汉科,黑龙江日报高级记者,黑龙江作家协会会员。


本刊栏目:

[人物专访](有成就的人物或中作协会员)

[微小说]

[微电影电视剧本]

[散文]

[诗歌]

[校园一线]

[杂文评论]

投稿須知:
1.
来稿乃需尚末发表的原创作品,作者自备底稿,禁一稿多投。文责自负,无稿酬。

2.投稿时,注明所投专栏,附百字以内作者简介及个人照片,投稿前先需关注公众号。

3.本文坛编辑对稿件有修改和提供图片的权利。

4.半月内未得到用稿,请自行处理。

5.作者投稿文本一律采用word格式,音频文件要求 mp3格式,大小不超过20M

6.本期推送的作品,一星期内阅读量未达到100,下期不予推送。

7.投稿邮箱:2460504122

投稿后请加主编微信:15907085726

投稿微信号ABCD092588

8.在一定时间内,本平台将择优挑选所发文学精品在国家正规出版社出版。


宏扬正能量,发掘好作品。
江西作家文坛一一热忱欢迎广大文学创作者积极参与投稿。
本文坛宗旨:原创之作,择优采用。朋友,我们在期待着……
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






相关报道